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业集群 > 关注集群

如今纺织业越来越难做?来听听吴江纺织大佬们怎么说

2018/4/18 14:44:18    来源:中国纺织经济信息网

  近日,吴江区流行面料协会50余名成员相聚在一起,召开流行面料协会春季研讨会。面对新一年发展和新的纺织市场环境,协会成员凝心聚力,共话发展,寻求转型机遇。当天,10多名协会企业家上台交流分享自己企业发展心得,大家共聚一堂,收获颇多。  

  一、新民化纤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徐祥华

  我们针织协会是去年12月成立的,共有33家企业。我介绍一下经编和大圆机的情况。我们的原料主要是卖给经编及针织企业。从目前来说,量最大的是常熟,常熟是“经编之乡”,目前有经编机约5万台。我们的化纤原料有50%是卖到常熟去的。经编的产品比较“大路货”,品种不多,但是其产量很高。相对来说,加工费很低,目前加工费每吨在1900元左右,这是比较低的。2017年,每台经编机的收入大约在40万元到70万元之间,每台机器投资在80万元到150万元,粗略一算,大约2年到3年可以出本。常熟的经编机档次相对低一些。

  第二个大的市场是海宁,其品质较高,分类也很细。第三个市场是福建,福建做网眼布比较多,就是女孩穿的那种提花网眼布,量很大。

  去年,经编行业非常景气,去年的加工费最高达到4500元,我们的生产成本在1300元左右。我认为经编行业应该提高附加值,现在竞争激烈、用工贵,很多企业缺工,在这时,企业应该提高产品附加值。

  而大圆机最大的市场在绍兴,但是去年市场比较差,我估计今年大圆机市场会有所好转。大圆机市场的产品很多,我们盛泽也有好几家大圆机企业,最大的是鑫超,它有500台大圆机,主要做纬编的麂皮绒。大圆机投入少,产出也不错,但是大圆机的“大路货”产品并不挣钱,因此我认为大圆机生产要掌握后整理技术,做成品,才能挣更多的钱。

  二、吴江三丰户外董事长姚明

  现在纺织产业普遍遇到劳动力成本高的问题,大家招工遇到瓶颈,我们公司在劳动力上也已经没有优势了。因此,我们现在思考的是,我们应该站在哪个位置来谋求发展。当前,我们三丰公司和飘逸公司强强携手,成立了二元控股公司,各自都收获满满。其实,我们两家公司的特点有所不同,但是很早以前我们就开始展开合作,而在合并之前,我们两家的合作也仅限于他们到我们这里来加工,或者我们两家一起出去学习培训。

  我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是,我们在去国外的展会的感受。大约7年前,我们一起去参加某个展会,当时一个台湾的展商就搭建在门口,他们公司就像一座山一样堵在门口。这让我们觉得台湾的纺织公司太厉害了,很强大。但是去年,那家公司的采购经理跑到我们公司来,希望与我们建立长期的合作关系,因为我们的展位让他们觉得很厉害。

  他们说:“你们做得很优秀,太好了。”但是,其实我内心很清楚,我们做得还不够。如果有机会就要站在更高的高处,就有必要去参与国际上优秀的面料展。在做好面料的同时,要考虑把品牌注入进去。盛泽整个纺织行业有很大的机会,就看我们能否抓住,一旦抓住了,就可以脱颖而出。

  三、宏诚纺织副总经理袁国栋

  我们公司致力于做好面料开发。2018年,公司面料开发主要围绕3个方向:首先是环保,采用色纱、再生纱线,结合节能减排的新型染色及后整理加工工艺,突显绿色环保理念。在品质方面,随着服装品牌要求不断升级,纺纱织造等设备技术、染整工艺也需大大提升,在面料开发的同时必须注入品质意识,为客户提供优质产品,更好地获得客户认同。同时,紧跟时尚趋势,在布纹肌理、花型风格上不断创新,让新颖的面料为服装增彩添色。

  四、汉塔纺织整理董事长陈玉林

  作为后整理企业,我们应该干一行爱一行,既然做了,就要尽量在这个领域里全力做好。整个纺织产业链很长,每一个环节也有很多细节,如果说,前几年要求低,一家公司去做全产业链上的工艺可能没问题,但是现在,要去做整个产业链,那么没有前期的基础,管理不到位,那是很难的。

  我们汉塔从2012年开始,与盛虹、福华等展开合作,最近,东隆多邦的一部分后整理也是我们做的。这两年,我们与福华的合作非常愉快,我们能保证他们所需求的质量、产品的创新开发、完工时间,并降低他们的成本。在专业的领域,我们与他们展开了亲密的合作。虽然他们也可以自己建设后整理机器,但是在淡季时候,那是比较浪费的。

  我认为我们盛泽应该走的路,是整合盛泽最优质的产业链资源。未来的竞争就是看整条供应链的强弱,这几年盛泽的产业链发展比较均衡,如果充分整合各链条上的资源,那么大家可以取得更大的发展空间。

  五、鼎盛丝绸董事长吴建华

  我今天来讲讲我们公司真丝绸发展的情况。从2018年,我们上久楷产品的销售已经远远超过原来鼎盛的销售,基本上我们企业已经完成了一个“华丽的转身”。我们从面料织造到平台、到文化,这么多年的发展,我认为首先是一个定位,要为自己的企业做一个三年或者五年的规划。

  我们盛泽有好几个企业也在做从面料到品牌的转型升级。当然,企业如果有好的发展,做品牌是一条不错的路,但不一定是唯一的路。对于我们公司而言,我们转型做品牌后,致力于做“中国的爱马仕”。通过五年多的时间,我们基本实现了当时的目标。在行业间,虽然我们企业规模不大,但是我们的影响力日渐扩大。

  如今讲起上久楷,基本没有人不知道。那说明第一步我们已经成功了。第二步,我们当时抓住了一个很好的切入点,利用事件营销。这几年我们抓住了国家的一些大型活动的机会,从APEC会议、到九三阅兵、到杭州G20峰会,这几年国家大型活动中都出现了我们的产品。今年我们也已经在洽谈国家几项重要活动,所以,抓住机遇很重要。

  六、江苏罗曼罗兰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徐德荣

  我们纺织企业目前面临的大环境,让我们确实感到做企业很难。眼下各种成本都在上升,要走出一条自己的路,也不容易。因为这个行业的不确定性太多,市场变化风云莫测、客户需求越来越高、企业转型升级具体该朝哪个方向……很多因素都并不明朗。我举一个例子,我们公司与女装品牌欧时力从2007年合作到现在,当时这个客户可以为公司带来不少效益,现在却赚不到什么钱。

  我提两点经验,我们要想办法走专业化道路,不管是纺织业还是其他行业,专业化意味着成功的概率会相对更大。因为无论是团队,还是个人,其资源都是有限的,我们不能户外面料也做、功能性面料也做、仿真丝也做。其次,要走品牌化路线,像鼎盛这样定位于做上久楷奢侈品品牌,这是很难得的。我做罗曼罗兰也有7、8年,虽然前期没赚到钱,赚了个知名度,但仍应该往品牌化方向发展。

  七、吴江天缘织造董事长吴晓东

  我们现在面临的纺织环境越来越差,现在生产企业中,工人面临“断层”的问题,我发现这两年年轻工人来工厂报名,基本没有;另一方面,我看到在日本、韩国的车间里,纺织工人大都是一些白头发的老人家,我想这有可能也是未来我们这边会面临的纺织形势。

  昨天我谈了个订单,量很大,做整年的,工费出得很低,但我们的工资呢?

  2009年到现在,当时我们工资才1200多元,9年时间,翻到了5000元,工资的涨幅太大了。如果增加机器吧,那接下来的销售往哪里走?不增加机器吧,现在后整理成本越来越高,面临两难的境地。我想,接下去,行业整合和创新是必走的路子。

  八、易东大提花董事长汤建国

  大家都在讲纺织业难做,但是我希望大家知难而上。我们公司是白坯大提花生产企业,大提花其实就是织造行业的“高境界”。大提花行业在盛泽已经有20年历史,发展到今天也面临瓶颈,所有的大提花厂家都在做坯布,而我们要做终端和品牌。

  前年,我们成立了大提花商会,目的就是让大家综合提高,增强区域综合实力。以前是同行竞争,现在我们同行成为朋友。今天我们加入到流行面料协会,共谋合作和发展,也希望大家把各自的观点、理念、技术融入到一起,开拓一片新的天地。

  九、金尚豪纺织董事长林春生

  我们公司坚持创新开发研发的理念,这几年一直没有停下脚步。从2009年开始到现在,我们公司每年都有1、2个爆款的品种,受到市场欢迎,特别是去年的记忆蚂蚁皱(其经向是记忆丝,纬向是加捻丝)得到客户较大反馈。

  在男装方面,我们公司也致力于寻求经典,经常关注国际上比较尖端的流行趋势。我经常往返于日韩的各大商场和客户之间,带回其产品,通过研发、对比、改变,从而获得新的灵感。

(来源:吴江日报)